您現在的位置: 遂寧市紀委監察委>> 廉政視野>> 聚焦廉政>>正文內容

第255期《錯位的父愛》

   來源:四川省紀委監委    發表時間:2020年01月14日 19:04

http://www.scjc.gov.cn/7yzVWjjWe/detail

主持人: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廉潔四川》欄目。

四川糧油批發中心直屬庫原主任、糧油公司原董事長范盛良,曾是一名軍人,從普通戰士成長為正團職干部;作為國企“掌舵者”,為企業轉型也曾不懈努力。然而,在取得驕人的成績后,他手握權力的“方向盤”,卻漸漸偏離了前行的路線,駛入了違紀違法的快車道。那么,是什么原因讓他的初心蒙塵?又是什么原因,讓他在花甲之年止步“紅燈”,迷途知返?

【正文】2019年5月5日,廣元市紀委監委信訪室來了一位特殊的“訪客”。面對紀委監委的工作人員,這位花甲老人“回顧”了自己的前半生,也“托付”了自己的后半生。這個人,就是四川糧油批發中心直屬庫原主任、糧油公司原董事長范盛良。

范盛良,1955年2月出生,1977年7月入黨,大學文化。1974年12月至1999年8月在部隊服役,從普通戰士成長為正團職干部;1999年8月至2015年3月一直在四川糧油系統工作,最后在四川糧油批發中心直屬庫主任、糧油公司董事長崗位上退休。

19歲那年,范盛良懷著豪情壯志參軍入伍,在黨組織的培養教育下,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采訪】四川糧油批發中心直屬庫原主任、糧油公司原董事長?范盛良:那個時候就是熱血男兒,那個時候沒什么私心雜念,還有其他的什么不會有。

1999年,范盛良從部隊轉業到四川糧油系統工作,擔任四川糧油批發中心直屬儲備庫主任。糧食儲備關乎國計民生,是調節糧食供求平衡、穩定糧食市場價格、應對重大自然災害或其他突發事件的重要保障。然而,當年省糧食儲備庫的經營狀況卻令人堪憂。

【采訪】四川糧油批發中心直屬庫原主任、糧油公司原董事長?范盛良:來的時候雜草叢生,企業的廠房,就是企業的倉庫嘛,也是破破爛爛的。存的糧食也不多,人心也不是很穩定。

面對陌生的工作領域和艱巨的工作任務,范盛良沒有退縮,他保持并發揚在軍隊錘煉的優良作風,認真學習鉆研業務知識,以身作則、苦干實干,很快實現了企業的扭虧為盈。

【采訪】四川糧油批發中心直屬庫原主任、糧油公司原董事長?范盛良:當時作為黨員,確確實實一心只想把企業搞好,作為全省的一面旗幟。當時的時候,我也是按照這個要求去抓的,也是按照這個去落實的。

隨著企業經營的好轉,各種榮譽和贊美接踵而至。面對鮮花和掌聲,范盛良有點飄飄然了,理想信念的堤壩出現了“裂痕”。

【采訪】四川糧油批發中心直屬庫原主任、糧油公司原董事長?范盛良:我就從2009年開始收的,這個時候社會上有這種收受紅包,收受一點小回扣啊,人家給你送來了。從那個時候思想上開始松的。

從拒絕到猶豫,從猶豫到接受,底線失守的范盛良最終沒能扛過商人們的“圍獵”。據查,從2009到 2015年10年間,范盛良收受現金達40余次。從這些收錢的金額和時間上分析,辦案人員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

【采訪】廣元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袁生軍:2014年以前,范盛良收現金每次就幾千、兩三萬,有的是紅包禮金,也有部分老板的感謝費。從2014年以后,收受的金額變成十幾萬、幾十萬。

原來,范盛良夫婦倆育有一子,早些年他在部隊服役,轉業后又和妻子到成都工作,兒子范某出生后一直留在浙江老家,由爺爺奶奶照顧。長時間疏于照顧,直到大學畢業,為了家人能夠團聚,經過范盛良夫婦反復做工作,兒子來到成都一個銀行工作。20多年來,范盛良一家三口終于團聚了。然而,團聚的幸福并沒有持續多久,一場債務危機隨之而來。

【采訪】四川糧油批發中心直屬庫原主任、糧油公司原董事長范盛良:他那個時候干金融的時候,開始可能還有點聽招呼,后來他自己業務做得好了,收入可能比較高點,那種大環境,他們那個圈子里面,他思想可能就膨脹了,他基本上就不聽我們的了。

看著別人日進斗金,范某心生羨慕、無心工作,總想著能一夜暴富。于是,他拿出自己所有的積蓄,以“借貸還貸從中賺取利息”的方式進行大額投資。2013年,深陷借貸漩渦的范某貿然辭去工作,瘋狂抵押資產,沉浸在自己的“發財夢”里。2014年,終因投資失誤導致資金鏈斷裂,背上了高達3000多萬元的巨額債務。

【采訪】廣元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袁生軍:那個時候債主紛紛找上門,銀行也不停地催還貸款。

看著兒子惶惶不可終日的樣子,想到曾經對兒子的虧欠,范盛良心痛不已。

【采訪】四川糧油批發中心直屬庫原主任、糧油公司原董事長?范盛良:我當父親的確實感覺原來可能管教得不夠,教育溝通得少,最后出現這個問題,我當父親的就必須能夠幫,我必須還要幫忙。

內心的自責和愧疚,讓范盛良邁出了荒唐的一步。

【采訪】廣元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袁生軍:2014年,他先后分別向糧食供應商梁某、工程項目承建商王某借款1100余萬元,用于購買商鋪,通過抵押向銀行貸款,幫助兒子償還債務。

能借來這筆過千萬元的借款,還是源于范盛良手中的權力。從2012年起,范盛良就開始為王某在四川糧油調控中心6000余萬元的項目招投標提供幫助和支持,使其公司順利中標,甚至將直屬庫油罐區的維修工程等多個項目,分別直接指定給老鄉王某、孔某的公司實施,并在項目驗收、資金撥付等方面給予關照。在糧食輪換和貿易中,范盛良利用職務便利,為糧商曹某、梁某等人提供幫助和支持。在這一系列運作中,范盛良分別收受王某、孔某、曹某、梁某四人現金182萬元、25萬元、25萬和32萬元。

2018年6月,省紀委監委派駐省發改委紀檢監察組開始對糧食儲備庫一些問題進行核查。為了掩蓋犯罪事實,逃避審查,范盛良串通項目承建商王某等人,以“平賬”、“過賬”的方式,偽造歸還欠款的假象,試圖蒙混過關。

【采訪】四川糧油批發中心直屬庫原主任、糧油公司原董事長?范盛良:我那個時候還是有僥幸心理嘛,但是心里還是害怕,害怕出問題嘛。

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2019年5月初的一個晚上,范盛良召開了一次特殊的家庭會議。

【采訪】廣元市紀委監委第十一審查調查室副主任?吳勇:他把自己違法犯罪的事情給家人說明,表明自己必須要為犯下的過錯承擔責任。

經查,2009年到2015年期間,范盛良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264萬元。2019年9月30日,廣元市紀委監委將范盛良涉嫌職務犯罪的調查結果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彌補缺失的父愛,不能成為范盛良違紀違法的借口。作為黨員領導干部,通過以權謀私來慰藉親情,最終將自食惡果。

【采訪】四川糧油批發中心直屬庫原主任、糧油公司原董事長?范盛良:愛,它是有多種多樣的。像我這種最后對孩子的愛,一是害了我自己,第二個也是害了孩子。

主持人:

范盛良錯位的父愛,給國家和家人都帶來巨大的傷害。回顧范盛良違紀違法案,未能抵御金錢的腐蝕導致其理想信念滑坡是根本原因,而扭曲的親情卻是導致其走上違法犯罪道路的助推器。廣大黨員干部要時刻保持清醒,始終堅守初心、系緊廉潔“安全帶”,筑牢家庭“防腐墻”,才能真正平安一生、幸福一生。

好,今天的節目就是這樣,感謝收看,再見。

北京赛车pk拾开奖视频